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在线 > 案件快报
多做家务,离婚时可要求补偿
作者:宁继清  发布时间:2021-02-18 15:42:28 打印 字号: | |


家庭作为社会的基本单元,不仅影响着个人命运,也关系到社会发展,关乎着国家昌盛。在我国四亿多家庭中,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夫妻一方,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常常被唤作家庭主妇/夫。近年来,随着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逐年上升,婚姻家庭矛盾的解决成为基层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的重要内容。在目前司法实践中,离婚纠纷案件中家庭主妇/夫关于家务劳动补偿的诉讼请求往往难以得到支持,这无疑让本已心力交瘁的家庭主妇/夫雪上加霜。而民法典的表决通过则给予他们充分的法律关照和人文关怀,尤其是婚姻家庭编第1088条可谓是民法典中最贴心的法律条文之一。

一、所见:从一起离婚纠纷案件谈起

在当下的婚姻家庭中,受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影响,女性承担着主要的家务劳动,她们任劳任怨,无悔付出。而当她们的婚姻走到尽头时,目前家务劳动补偿制度对她们的救济效果如何呢?下面来看一起由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庭吴奕晗法官审理的离婚纠纷案件。

张女士和王先生经自由恋爱后登记结婚,并育有一儿一女。起初他们的婚姻生活非常幸福美满,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张女士认为王先生对自己和孩子缺乏关心照顾,并且双方常因生活琐事发生争吵,矛盾愈演愈烈。20204月,张女士以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为由,将王先生诉至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请求依法解除双方婚姻关系,并就子女抚养权归属以及共同财产分割等事宜予以处理。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张女士表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了他们的家庭,张女士选择牺牲自己的工作,抚育一儿一女,照顾年迈的公婆,并承担了家里的其他家务劳动,可是王先生却对自己的付出视而不见,甚至多次提出离婚。只是碍于双方同大多数家庭一样属于法定共同财产制,无法提供书面约定各自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相关证据,因此最终无奈没有提出给予一定家务劳动补偿的请求。

二、所思:民法典第1088条的现实关照

2001年婚姻法第40条规定了家务劳动补偿制度,即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根据上述规定,获得家务劳动补偿须满足以下条件:一是夫妻双方书面约定分别财产制;二是夫妻一方承担了较多家庭义务;三是须在提起离婚时才能请求。具体到上述离婚纠纷案件,正如张女士所考虑的,虽然张女士承担了较多家庭义务,并且是在离婚时提起,但是由于无法就双方曾书面约定各自财产归各自所有提供充分证据,即便张女士当时提起家务劳动补偿的诉讼请求,该项诉讼请求也是难以获得支持的。

鉴于2001年婚姻法第40条适用范围过窄的现实问题,民法典第1088条删除了关于约定分别财产制的前提条件,规定“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这使得家务劳动补偿的适用范围不再受限于约定分别财产制。具体到上述离婚纠纷案件,如果张女士当时提出了家务劳动补偿的诉讼请求,最终的结果将使其得以慰藉,即在同样事实情况下,由于民法典删除了关于约定分别财产制的前提条件,张女士家务劳动补偿的诉讼请求将依法得以支持。

从民法典施行前后的两种结果对比中,可以直观感受到:2001 年婚姻法第40条规定的家务劳动补偿制度以约定分别财产制作为前提条件,极大地限制了家务劳动补偿制度的适用范围,使其缺乏可操作性,甚至被束之高阁。而民法典第1088条适时删除了关于约定分别财产制的前提条件,使家务劳动的价值得到了更广泛的承认和尊重,从而使家务劳动补偿制度更接地气,真正给予离婚纠纷案件中的家庭主妇/夫应有的现实关照。

三、所想:民法典第1088条的温暖底色

如上所述,2001年婚姻法第40条将夫妻双方约定分别财产制作为家务劳动补偿的前提条件,而夫妻共同财产制下不存在家务劳动补偿的问题,这就使得家务劳动补偿制度在具体司法实践中陷于尴尬境地。首先,在离婚纠纷案件中,家庭主妇/夫基于婚姻法第40条主张家务劳动补偿的案件极少。以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庭为例,2020年上半年,少年家事庭受理离婚纠纷案件共100余件,其中主张家务劳动补偿的离婚纠纷案件少之又少;其次,在离婚纠纷案件中,即便家庭主妇/夫主张家务劳动补偿,但是由于受传统观念影响,绝大多数家庭实行夫妻共同财产制,上述家庭主妇/夫往往无法提供约定分别财产制的证据,使其家务劳动补偿的诉讼请求难以得到支持。于是,在司法实践中,难免看到很多家庭主妇/夫或是为了生儿育女、或是为了照顾老人、或是为了另一方继续教育深造、或是为了另一方事业发展等等,心甘情愿地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家庭之中,甚至牺牲自己的工作主动承担起大部分家务劳动,而当他们遭遇诸如另一方的长期漠不关心、出轨背叛、虐待遗弃等情形,婚姻关系难以维系提起离婚诉讼之时,婚姻法第40条规定的家务劳动补偿制度往往难以使他们真正得到救济,这难免让本已心力交瘁的家庭主妇/夫雪上加霜。

有鉴于此,婚姻法第40条规定的家务劳动补偿制度的适用范围引发了诸多争议,由于其操作性欠佳,甚至被称为束之高阁的美。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婚姻法释义》中所提到的,婚姻法第40条是对约定分别财产制下承担较多家务劳动的一方在离婚时享有经济补偿的权利的规定;而对于共同共有财产,人民法院应该坚持均等分割的原则,同时特别注意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在此基础上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因此,婚后所得共同制或约定一般共同制下不存在此类补偿问题。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婚姻家庭生活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使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家务劳动补偿制度适用范围的适时扩大问题。首先,受我国传统思想观念影响,绝大多数家庭实行夫妻共同财产制,这就极大地限制了离婚诉讼当事人提起该项诉讼请求;其次,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受我国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影响,大部分全职太太抑或职业女性承担着主要家务劳动。对于全职太太而言,她们将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家庭之中,与外界沟通越来越少,加之丈夫的不理解,甚至具有身患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倾向;而在这些全职太太遭遇离婚后,由于长期与社会脱节,就业能力严重退化,往往难以找到工作来维持生计。对于职业女性而言,繁重的家务劳动如同沉重枷锁,挤占了她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使其在升职加薪等方面缺乏竞争力。与上述全职太太、职业女性相对的是,她们的丈夫学历不断提升、岗位不断晋升、工资不断增长,离婚并不会影响他们的生计和发展。最后,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随着男女平等观念的普及,家庭生活中开始出现家庭主夫,他们在离婚诉讼中分割共同财产时,难以适用在均等分割基础上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原则,这势必使其合法权益难以得到应有救济。综上所述,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现有的婚姻法第40条不仅难以充分肯定家务劳动的价值,而且忽视了家庭主妇/夫的遗失利益,同时也使日渐出现的家庭主夫的合法权益难以得到应有保障。

令人欣慰的是,民法典第1088条适时删除了关于约定分别财产制的前提条件,将家务劳动补偿制度的适用范围扩大至夫妻共同财产制,这可以说是立法的进步。进步之一在于全面肯定了家务劳动的价值。即无论夫妻采用何种财产制度,承担家务劳动较多的一方在离婚时都可以请求另一方进行补偿。进步之二在于普遍救济了家庭主妇/夫。即无论夫妻采取何种财产制度,也无论承担家务劳动较多的一方是妻抑或是夫,离婚时都可以得到家务劳动补偿的救济。进步之三在于家务劳动补偿制度的立法初衷得以真正实现。即民法典第1088条规定的家务劳动补偿制度由于更具操作性,从而使其束之高阁的美蜕变为更接地气的美,有助于实现真正的公平正义。

四、所愿:家和万事兴才是最终依归

随着民法典于202111日的正式施行,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家庭主妇/夫在离婚纠纷案件中提出家务劳动补偿的诉讼请求,而民法典第1088条无疑给法官审理该类离婚纠纷案件提供了合法且合理的法律依据。与此同时,笔者想说的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的,“家和万事兴”,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初衷在于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而夫妻婚姻关系状况可以说是其中重要的决定因素。因此男女双方一旦缔结了婚姻,就应该秉持男女平等的观念,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婚姻关系。家庭主妇/夫要学会平衡好家庭和自我成长的关系,注重自我提升,珍惜工作机会,保持经济独立;另一方则应该主动分担家务劳动,对家庭主妇/夫给予更多理解和包容,从而共同守护幸福美满的家庭。而当夫妻一方提起离婚诉讼时,法官首先需要做的便是秉持“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的理念,设身处地地为夫妻双方做调解工作,努力使他们和好如初。正如本文中提到的张女士与王先生的离婚纠纷案件,在承办法官吴奕晗的倾情调解下,双方最终消除矛盾,和好如初,重新回归到了幸福美满的家庭之中。


 
责任编辑:陈瀚